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电信争议该听谁的?  

2005-12-12 14:3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兆丰  

  里德(Leonard E. Read)1958年发表了一篇短文《我,铅笔》。如果有人只肯在经济学上花一小时,那么这篇只需十五分钟就能读完的文章是理所当然的选择。在文章里,里德以第一人称讲述了制作一枝铅笔的故事。从石墨、粘土、木材、黄铜的开采和炼制,到铅笔的发明和合成,再到运输和销售,当中糅合了多个年代、成千上万人的智慧和劳动。令人感叹的是,当中没有一个人完全掌握制造铅笔的全部技术,而绝大部分人也并不知道自己参与了铅笔的制造,但铅笔就这样诞生了!

  如果某个人站出来说“铅笔的制造技术还不够成熟,所以不应该过早放开铅笔的生产”,大家一定觉得可笑。但如果有人说目前电信市场上的3G技术还不够成熟,所以不应该过早开放3G市场,您是否也会觉得可笑呢?里德不是铅笔专家,他不知道怎样造铅笔;我不是电信专家,也不知道3G比2G好在哪里。但是,在断定谁都不是“市场专家”这一点上,我们都是专家。没有1G就不可能有2G,更不可能有3G。如果要等到专家认为技术成熟了以后才上马,我们就得回到刀耕火种的年代。

  国内最早的移动电话出现在深圳。初期的模拟机跟水壶一样大,不仅机站少,覆盖范围窄,开机费还高达三万多元。伴随其技术局限而来的,是严重的“并机”问题。不少高价买到手机的用户,由于手机被“并”,月话费暴涨到几十万元而被迫停机逃债。然而,即使把所有的成本都算上,还是不如这蹩脚手机带来的效益大。事实上,面对移动通信市场的庞大需求,中国电信在全国各地义无返顾地增加放号、增设机站、大搞异地互联,短短几年间不仅用户激增,还实现了全国漫游。就在这时,数字机出现了。有人曾担心,为了保护在模拟机上的投资,中国电信可能会阻碍数字机的发展。经济理论或许会这么预测,但中国电信并没有这么做。从模拟机和数字机同时在营业厅出售到模拟机停止放号,只间隔了一年多,而模拟机完全停止服务,也只是不到三年后的事情。

  这显然是明智的。没有当时的转型,移动电话用户不可能指数式地增长到今天的规模。虽然模拟机在市场上生存了不到十年,但没有人认为它的曾经存在是不合算的,因为用货币来衡量的效用早就超过了投资和成本。同样,也没有人会认为移动电话的数字网络是重复建设。

  担心重复建设,是大多数人认为政府应该介入电信市场的理由。人们通常认为,如果没有政府的协调,市场就会发生混乱,供应商(尤其是私人供应商)不懂得彼此衡量和互相博弈,只会一头栽进去,最终导致一盘烂帐。是的,在经济学博弈论里,的确有大量的讨论,认为新企业进入市场会导致新旧企业的投资重复,因而造成双输。问题是,这些纯理论的推理,都忽视或否定了一个前提,即在真实世界中,博弈者之间是可以事前对话的。

  看看市场上不断涌现的新技术,就能体会到对话、让步和协调无处不在。为了获得利益,供应商都不遗余力地追求协调,不论是操作系统还是存储格式和芯片开发领域,他们无不把手头的知识运用到极致,在进步与兼容、利己与利他之间反复权衡。

  铅笔的寓言告诉我们,市场中每个经济主体都会最有效地运用分散的知识,以达到社会最佳的经济效益。在3G市场的问题上,焦点不是开放与否这个答案本身,而是应该听取市场还是听取专家的作答机制。电信专家可能是对的,但请让市场去聘请他们;市场可能是错的,但我们还是应该把赌注押在它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