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外部效用的百年演进  

2005-12-12 14: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兆丰  

  经济学中产权理论的一个主要渊源,来自于对“外部效用”的争议,这是因为“外部效用”与“产权界定”密不可分。那是一段意味深长的思想史:如果没有英国的习惯法传统,就不可能出现围绕产权概念的法庭抗辩;而没有这些抗辩,人们对产权的认识就不可能摆脱哲学思辨的范畴,从而在上个世纪中叶将之推向科学的境界。

  科斯(R. Coase)因为对1879年的“应诊医生告甜品商人案(Sturges v. Bridgman)”作了深入剖析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最近重读这个125年前的案子,当年泰思哲(L. J. Thesiger)法官的判词,就像数学教师给学生讲解几何证明一样,条理井然,使得后人可以稳站在他的肩膀上看问题。案情是这样的:一位应诊医生和一位甜品商人为邻,二十年来相安无事。后来,应诊医生把自己的房子往院子里扩建,将那里建成了诊室。这时医生才发现,甜品商人的研磨机噪音对诊室造成了极大的骚扰。医生为此提出控告,而商人则自辩说他研磨了二十年,从未接到过医生的投诉,这应视为医生早就默许了他的骚扰。

  泰思哲法官判医生胜诉,理由是“医生默许”一说不成立:医生以前没把房子建到院子里,是不可能知道原来那里是这么吵的,所以也就无从默许或抗议。泰思哲同时指出,他的判决也适用于将来可能发生在铁匠身上的投诉。铁匠完全能够预见自己打铁的声音会骚扰邻居,所以他在决定从事打铁行业的时候,就必须买下足够大的地盘,与其他邻居隔开。在避免骚扰的问题上,铁匠有主动权,邻居则无能为力。

  泰思哲也指出了他的判例不适用的场合。例如,会不会有人故意把房子建到工业区,然后声称自己受到骚扰,从而引用这一判决迫使工业区停工呢?泰思哲认为,这种情况不应援引他的判决作先例,因为建房子的人早知道工业区是有噪音的。

  1959年,佛罗里达州上诉法院判决了酒店对“阳光”的产权纠纷。有两家面海相邻的酒店,其中一家准备在自己的土地上加盖一座14层的大楼,这将在冬天的下午遮盖另一家酒店的游泳场,后者向法庭申请禁令。法庭否决了申请,理由是阳光的路线不属于原告,被告有权在自己的土地上盖楼,因此而阻隔了原告的阳光是一种不可抗力。

  这个对“阳光”产权归属的法律观点,到1982年又得到了重要的修正,那是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对“太阳能系统”案的判决。相邻的两户人家,一家加盖房屋,遮挡了另一家屋顶的太阳能系统。法院禁止了房屋加建,理由是阳光有了新的用途,它不仅带来晒太阳的享受,还是一种新能源。

  这三个案子勾勒了过去一百多年来“外部效应”问题的演进。其核心是:貌似分立的资源(诉讼双方的土地),在使用过程中对他人造成了不可避免的侵害(噪音或遮挡)。对于资源的排他使用,法庭的判决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随着时代变化,以社会整体效率为归依。

  到了网络时代的今天,人们对不少衍生的外部效应十分关注,进行相关立法的呼声也越发高涨。最常见的“网络外部效应”包括了个人高速下载工具拖慢网络速度,个人资料被搜集、出售、公开和滥用,以及接入网络的个人电脑变成垃圾邮件和病毒邮件的转发站等。无论是古老案例还是新兴案例,其问题的核心都是一致的,协调原则也应一致;而最佳原则,我认为始终是“价高者得”。也就是说,在昔日,应把噪音权和遮挡权拍卖,出价高者补贴出价低者;在今天,用户享受的带宽应该有价格分歧,个人隐私应该待价而沽,而发送邮件更应该贴上有价的“邮票”。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