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因为他,我再不是当年的我  

2006-11-30 13:45:18|  分类: 经济学与经济学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他,我再不是当年的我

薛兆丰
FT中文网 2006年11月30日 星期四
 
三个月前因忙而歇笔,我至今未写过文章。今早读到贵报匿名读者来信“评周其仁的‘自由何价’”,骤然产生的厌恶感促使我要作个回应。
 
这位匿名读者,自称在“MIT等美国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多年” ,无从考。可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看看如假包换的MIT人是怎样评价刚逝世的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呢?
 
MIT(麻省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长期的理论对手、著名的经济学教科书作者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在今年夏天出版的《耶鲁经济评论(Yale Economic Review)》中这样评价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 and I have had parallel careers. But he probably never made an error in his life. I've made lots of errors in my life. I know better than anybody else does that you have to try out hypotheses that may not turn out to be true."**
 
中译是:“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学术生涯与我的并驾齐驱。可是,他一辈子恐怕都没有犯过一个错误。我平生犯过很多错误。我比谁都清楚,你得反复验证那些最终可能是错的猜想。”
 
我自己就知道萨缪尔森的一个错,或者说一串错。经济思想史家李维(David M. Levy)指出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萨缪尔森在其畅销的教科书《经济学》的最初版本里,不仅对苏联模式的“混合经济”推崇备至,还使出他作为“数理经济学之父”的看家本领,对苏联的经济增长势头作出回归预测,并与美国的相应指标作对比。
 
那个曲线对比的结果很明显:苏联的经济增长强劲,追上美国指日可待!有趣的是,随着《经济学》的逐年改版,萨缪尔森不断修正他的预测,结果是:那条曾经雄纠纠的苏联曲线,一版比一版松垂。进入八十年代,情况实在尴尬,萨缪尔森索性把这段“保留节目”删了。
 
弗里德曼之所以伟大,我们之所以纪念他,正是因为他是人,却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他不是神仙,也不是独裁者,他甚至连“假定你是独裁者你会怎样制定政策”的问题都拒绝回答***。他没有改变世界,但他改变了好几代人的世界观。因为他,我再不是当年的我。
  
注释:
* 感谢我的学生Timothy Mcgowan 先生提供线索。
**Mark Schneider, “Great Minds in Economics: Paul Samuelson”, Yale Economic Review, at http://www.yaleeconomicreview.com/issues/summer2006/samuelson
***视频: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6813529239937418232&q=milton+friedman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