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4)  

2006-07-16 18:2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议的争议的争议(4)

王治平

(王治平先生是浙江工业大学经贸学院副教授,他的电子邮箱是wzhiping.com@163.com


 

16、出现空置房屋是否说明了市场失灵?

薛著(《市场从不失灵》,p153):“工人选择失业,或房东宁愿空置房屋,都是明智之举,那是因为他们不能随时转换工作和赶走房客。他们以为自己不久便能找到满意的工作或房客,所以他们选择了继续搜寻和等待。经过一段时间,他们找不到了,于是认命。可是原来找得到的工作和房客已经无影无踪,他们便只好再搜寻、再等待、再屈服。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就业,没有立即把房子租出去,只是因为他们手头的信息不充分,无法做出必胜的选择。”

顾议:①把工人失业与房东空置房屋并列是不合逻辑的。前者是无产者,后者是有产者;前者往往是被迫的,后者往往是主动的。前者的举动大多与是否明智无关,够得上明智的是极少数跳槽者,而跳槽者往往都不应归为失业;后者的举动是否为明智之举得实证判断,不可一概而论,有个别的也是被迫的,无所谓明智之举。②把失业及房东空置房屋只归结为信息不充分是片面的。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有充分的信息,即使有充分的信息也并不表明失业者会立即就业或能就业,还需要面试与试用。失业者没有立即就业本质上是供求之间的适应出了问题。

王评:现在还把工人叫做无产者,把房东叫做有产者,是说不通的。难道一个做工人的人,不能够有一间房子拿来出租吗?或者一个有房出租的人,就一定不再去干活了吗?再说,不管是无产者,还是有产者,他们都是经济人,都要利用自己的资源(无论是劳动还是财产)来为自己获得最大的收益,因此他们的行为就一定有相同的地方。工人的失业与房东的空房,都有主动与被动两种情形,薛兆丰在这里说的只是主动的情形。在他们进行主动选择的时候,当然需要有正确的信息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正因为信息总是不充分的,所以他们无法做出必胜的选择。至于说他们是“明智之举”,明显是带引号的,因为薛的原文是批评“市场失灵”说,不是市场机制失灵而导致无效率的发生,只是信息不充分才导致工人选择失业和房东选择空房,但对工人和房东来说,这样的选择仍然是他们在一定约束条件下的“最佳选择”、即经济学上所谓的“有限理性”。


 

17、鼓励消费对不对?

薛著(《析“体育经济”》,p156):“人们‘本来’并不想提前消费那么多实物,他们‘本来’是想增加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的,所以,鼓励强迫消费就是浪费;人们‘本来’不想休息那么长时间,他们‘本来’是想多干活以提高货币收入的,所以,鼓励或强迫他们休假和旅游就是浪费”。

顾议:①鼓励消费与强迫消费不属于并列关系。强迫消费在某些情况下是浪费,比如能吃两个馒头但被强迫吃三个馒头,则第三个馒头是一种浪费。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如应该存两套衣服换洗,但被迫购存三套衣服换洗,则第三套衣服购用并不属于浪费,至于鼓励消费则与浪费无关。②休假与旅游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一种浪费,不管是自愿的或强迫的。少休息多干活也不一定就能提高货币收入,收入能否增加、增加多少确与工作时间有关,但时间并不是充分条件。

王评:鼓励消费与强迫消费都是与消费者本来的主观愿望不符,只是手段不同,它们都会造成消费者本来不愿意的消费,这就浪费了。至于说吃第三个馒头是浪费、购买第三套衣服就不是浪费,不知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因为那第三个馒头是被吃“没”了、所以是浪费,而第三套衣服尽管不需要,但总还搁在衣柜里、“东西还在”、所以不是浪费?但无用的东西搁在家里不是还要占用空间资源吗?休假与旅游是不是一种浪费,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愿,当他贫穷得非常渴望能用自己的劳动资源去换取报酬时,休假与旅游就是一种劳动力资源的浪费。“少休息多干活也不一定就能提高货币收入”,这就怪了,难道多休息少干活反而就能多拿钱?收入的多少,劳动时间不是充分条件,说得似乎很严密,但我们说“多干活多拿钱”这样的话,当然是在劳动的工资率不变的前提下、并且也不存在可以依靠强权就可以不劳而获的情况的,否则我们说话不是太累了吗?


 

18、GDP的统计的漏洞到底有多大?

薛著(《析“体育经济”》,p157):“要想把某些年份的GDP弄得高一点或低一点,那是易如反掌的。

办法之一,是把隐性的收入显示出来:家庭妇女‘本来’在自己家里做家务,那是没有算入GDP里的,但是,如果鼓励女性外出工作,或者让家庭妇女给别的家庭做家务,那么GDP的数字就会增加;休闲的享受和在家里的娱乐,是没有算入GDP的,但如果迫使人们去旅游或到健身房里运动,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二,是把未来的收入提前显示出来:储户‘本来’愿意推迟消费,把钱存起来或投资到某些项目上,但如果政府用高利息举债,并把债款用来盖房子修公路,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三,是重复计算:一幢房子,落成时的估价,已经提前反映了它以后的全部收入。但按照GDP的计算方法,这所房子后来出售或出租得来的收入,也将计入该年的GDP中,所以这所房子的GDP是重复计算的。

这类令GDP结果发生变动的‘统计缺陷’和‘行政花招’多不胜数。”

顾议:①妻子在家做家务不计入GDP是有道理的,因为GDP是统计市场性活动、产业性活动,所以妻子在家做家务不应计入GDP。同时如果像妻子做家务这样的活动计入GDP会引发一系列矛盾,比如,什么叫做家务,哪些家庭活动属于做家务。做饭是做家务,盛饭是否是做家务?削苹果皮是否做家务?因此,GDP不必考虑家务劳动,如果家务社会化,由雇来的人做家务,因为是一个产业自然应属于GDP范围。②盖房子、修公路属于建筑业,计入GDP是正常的。盖房子与修公路作为建设活动,与其资金来源是自筹资金还是贷款是没有关系的。③依据国民经济预算理论,固定资产折旧包括住宅折旧是计入GDP的,因为它们是生产的要素,有消耗就应提取折旧基金,以供其灭失后通过重新购置而使生产可持续。兆丰把落成时的住房价格与住房落成后提供的服务成本(折旧)说成是重复计算,是犯了一个错误,是提出了一个伪问题。一幢房子的价格(销售收入)计入GDP是从房地产开发角度观察,主要是建筑业的产出,而落成卖掉的住房到消费者手里,住房就是进入消费服务领域,是住房功能的发挥,可视同服务业的产出。显然这是两个不同阶段(不同年份),根本不存在GDP的重复计算问题。GDP的统计值并不如兆丰所说易如反掌。

王评:GDP只计算通过市场交易的经济活动,所以妻子的家务劳动不算、而雇佣的保姆的家政服务要算,旅行时自己开车不算、打的雇车要算,两位没有异议,所以人们常说的笑话是,两家的女主人互相给对方家做保姆,就能增加GDP。顾只是说“因为是一个产业自然应属于GDP范围”,但薛兆丰却正确地指出,实际的商品和劳务却并因为“算”还是“不算”就有所增减。这确是GDP指标统计时的一个公认的“缺陷”。当然要说明的是,增加劳务活动的市场化程度,本身是能增加劳务的,所以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将更多的劳务活动市场化,也是增加GDP的一个重要的途径。第二点,政府盖房子修公路,并不仅仅因为它们属于建筑业,而是因为它是一种“政府购买”而算入GDP的,建筑业的收入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政府的建设活动,其资金的来源对GDP可是有大不同的意义:如果不是来自于正常的税收、而是举债把居民本来的储蓄拿来用,就可以把漏出因素转变为注入因素,从而大大增加GDP。薛兆丰的意思是这样做的结果,增加了当年的GDP,但未来的后劲掏空了。第三点,用支出法计算GDP时的住宅投资,与用收入法计算GDP时的租金,它们本不是加在一起的。薛兆丰之所以说重复计算,是因为一间住宅,若自住而不出租,就不会有租金产生,若租给别人住就有了租金,而租金是计入GDP的,但实际的住宅还是那一间。购买当年新建成住宅的投资是计入GDP的,但以后再将它倒卖时就不算了,若有人为了某种目的又将它算进去,就是重复计算,虚增了GDP。无论如何,GDP指标本是有一些难以避免的缺陷的,这无庸讳言,特别是当这个指标又会成为某些人的利益所在的时候,“不做假账”就很难了。


 

19、花5个亿建造的工厂是否就值5个亿?

薛著(《只向前看的资本价值原理》,p248):“人们现在谈论转让国有企业,总是这么想:计算当初这个企业投资了5个亿,折旧1个亿,所以非4个亿不卖。但资本价值原理是从来不咎既往、永远只看未来的,如果预期这个企业以后的盈利能力低,比如说总共是2个亿,那它就只能值2个亿,而与当初投入5个亿是毫无关系的。”

顾议:①由资本价值永远只看未来并不能推出与当初的投资额毫无关系。资本的价值取决于其盈利能力这个没有异议,但盈利能力又取决于什么呢?显然,盈利能力不仅取决于市场需求,而且也取决于资产规模等供给性因素。固然,在没有市场需求时,不论初始投资多少,生产性资产是一堆无用物,生产只能是增加亏损。但是,在有市场需求时,则初始投资额大小会通过影响生产能力进而影响盈利能力。②兆丰此处还犯了一个技术性错误,把盈利能力等同于资本价格。兆丰说,盈利2个亿就只值2个亿。显然是不对的。正确的资产价格公式是:资产(资本)价格是其盈利额除银行利息率。比如,某企业资产每年盈利500万元,银行利息率是5%,则其资产价格是1个亿。

王评:在资产评估时,薛兆丰所说的“企业以后的盈利能力”已经考虑了顾所说的初始投资了,顾也没有否认,这不就行了吗?初始投资的多少数量,又怎么再“加”上去呢?事实上,连“企业以后的盈利能力”都是无法“计算”的,只能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当初投资5个亿,现在人们只愿出2个亿,你也只能卖2个亿。把盈利能力等同于资本价格,是一种简约的说法,如果要吹毛求疵,顾的计算公式也省略了许多因素,企业总是每年都能盈利500万?银行利息率不也要变化?但这种省略是可以的,就像薛兆丰的省略一样。“靓女先嫁”,别等蹉跎成了老太婆,那就更“卖”不了好价钱了。这就是薛兆丰的本意。


 

20、商人为什么会生产耐用的商品?

薛著(《只向前看的资本价值原理》,p248):“资本价值原理的第二个隐含的意思是,‘内建缺陷’的情形是不存在的。既然商品的价格包含了它未来的全部价值,那么厂商就没有必要在未来分次出售他们的产品。如果他们能够生产耐用10年的扫帚,他们就不会生产10次只用一年的扫帚。

其原因有两个。第一,耐用10年的扫帚,它的价格必定包含了它未来10年的总价值,所以多次生产不耐用的扫帚没有必要。第二,生产更耐用的扫帚,能减少以后多次推销、议价、仓储等交易费用,花一次的交易费用,就可以占领10年的市场份额。可见,资本家阻碍技术进步的说法,在资本价值原理面前,是不攻自破的。”

顾议:①“内建缺陷”一词有明显的翻译内伤,不合中文的信达雅要求。笔者没有看到英文原文,在此不妄加推断。希望兆丰重译此词。②“商品价格包含了它未来的全部价值”是什么意义?我花了2000元买了一台彩电,彩电未来的全部价值就是2000元?我买彩电是为了使用价值,彩电的价格自然取决于供求关系。③现实生产是丰富多彩的,以扫帚为例,既可以生产耐用的,也可以生产不耐用的,不同的花色品种有不同的需求(客户)。有的人喜欢结实耐用、不求变,则购买可用10年的扫帚;有的人喜欢亮丽,喜新厌旧,则购买用了1年就可扔的扫帚。④“耐用10年的扫帚,它的价格必定包含了它未来10年的总价值”是何意义?如果把扫帚看作固定资产,则未来10年总价值是否指其折旧总额?如果把扫帚看作低值消费品(非投资品),则未来10年总价值是何意义?兆丰为了减少以后多次推销、议价、仓储的交易费用,只生产耐用的扫帚,是不是有点片面、有点矫枉过正?依此推理,我买一块手表最好耐用100年,100年中我只需要一次交易,如此,省了多少交易费用。显然这是不合现实的。现实社会是,有些时候需要减少交易次数、交易费用,有些时候又需要增加交易次数、交易费用。否则,流通(业)岂不要消失?讨价还价的乐趣岂不是丧失?即使是耐用10年的扫帚也可以进入市场作为二手货、三手货再流通。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交易次数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交易费用也像生产费用一样,不能简单地以多少来判断其是好还是不好,需要与时俱进。

王评:“商品的价格包含了它未来的全部价值”,是一种以动态的观点来理解价格的说法,这比一般情况下人们只是静态地理解价格更有新意。需求曲线的左右位置应已隐含有消费者对耐用性的偏好程度这层意思,也就是说,消费者是会根据一个商品的使用年限即耐用程度来决定出什么价的。至于说有的顾客喜欢短命的一次性产品,那是另外一种产品了,市场的细分就是企业应对市场的多样性而产生的。企业之所以不能只生产耐用产品,不是他们不想节省交易费用,而正是因为考虑了市场的制约因素。顾说“有些时候又需要增加交易次数、交易费用。否则,流通(业)岂不要消失?”,此言大谬,增加交易次数并不等于增加交易费用,相反,是为了节省交易费用才增加交易次数的,否则,人们为什么要增加无谓的交易?流通业的出现和存在,是因为它能节省交易费用。现实中流通业越来越发达,交易次数在增加,其原因是市场的细化。但在新的一种市场细化的状态下,人们仍然要求交易费用的节省,而不会为了流通业“有饭吃”,就增加交易的次数。另外,薛兆丰所提的“花一次的交易费用,就可以占领10年的市场份额”的说法,也是把静态的市场份额概念引进了时间性,也很有新意。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1)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2)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3)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4)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5)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6)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