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6)  

2006-07-16 18:2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议的争议的争议(6)

王治平

(王治平先生是浙江工业大学经贸学院副教授,他的电子邮箱是wzhiping.com@163.com

 

26、经济学除了能够分析人的行为外,还能解释人的心理吗?

薛著(《现代人是否真幸福》,p306):“经济分析的任务,是解释人的行为,而不是解释人们的愿望和感受,更不是评判人们的价值观。”

顾议:这一论述是兆丰个人的观点,至多是一部分人的观点。经济分析的任务绝不仅仅是解释。张五常先生曾经归纳过至少五种任务:经济哲学、经济福利、经济政策、经济理论、经济解释。五常先生本人倾向于经济解释。兆丰不仅把经济分析的任务仅归结为经济解释,而且认定仅解释行为而不解释愿望与感受,这确实太武断了。行为与感受能分得开吗?依兆丰逻辑,经济心理学、规范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应不复存在!

王评:因为经济学家不是经济活动的实干家,他只能向社会提供他的思想和理论,解释人们的行为,解释经济现象,包括提出一些经济政策庖仓皇恰敖馐汀保皇鞘蹈伞F浯危嗣堑脑竿透惺埽约叭嗣堑募壑倒郏醚Ъ也⒉幌竦赖录夷茄笸几脑熘浅浞肿鹬厝嗣堑淖灾餮≡竦摹T偎等嗣堑闹鞴墼竿苁腔嵬ü堑男卸硐殖隼吹模舨槐硐郑凑运宋薰兀筒槐厝ス芩形朐竿诤芏嗲榭鱿率悄芊值每模颐侵恍牍燮湫芯凸涣恕U馊缤刹荒苤镄摹⒍荒芨菀桓鋈说男形炊ㄗ镆谎?nbsp; 


 

27、经济学能不能改变现实?

薛著(《经济学能帮多大忙》,p371):“经济学只是指出了一个企业要符合什么条件才更有机会在竞争中生存和发展。但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点,经济学就束手无策,无言以答了。……我们知道有些小孩子营养不良,但怎样才能让他吸收营养,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知道有些国家的法制薄弱,但如何健全法制,就是另一回事了。”

顾议:兆丰又一次把个人的观点强加于经济学界。而且此处的叙述也违反了兆丰认为经济学就是经济解释的观点。经济学如果只给出目标而不考虑手段岂不是太残缺?一个医生怎么会只诊断而不给出治疗方案呢?一个孩子如果认定为营养不良,其如何吸收营养还不清楚吗?只要将这个孩子与其他孩子一比,其补充什么营养、如何补充还不易如反掌?如果确定了病因,治疗常常是容易的。很多治疗无效,往往实质性问题是并没找到真正病因。

王评:顾在这里又一次误解了薛兆丰的观点。薛并不是“只给出目标而不考虑手段”,“只诊断而不给出治疗方案”,但是他所给出的这一切也都不过是“说说而已”的“解释”,而且相对于管理学、经营学之类的学问来说,经济学又更偏重于经济理论的分析。况且,即使你有再好的手段或治疗方案,也要有另外的实干家去操作,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经济学家只是“口头革命家”。但是这也是符合社会分工的要求的,它能使经济学家能够为社会提出更多的思想来。


 

28、经济学家的任务是什么?

薛著(《经济学能帮多大忙》,p372):“弗里德曼雄辩滔滔,获诺贝尔奖,著书立说,还请来‘未来战士’施瓦辛格和总统里根等助阵,拍摄电视连续剧《自由选择》(Freeto Chose),如日中天,但美国听了他多少?”

顾议:兆丰此言差矣。什么叫美国听了他多少?这里的美国是谁?仅仅是指政府?是指现在的政府?不听弗里德曼的不等于弗里德曼不重要,不等于经济学不重要。这里笔者将凯恩斯在《通论》中的一段话转录于此(商务印书馆1983年3月版,330页):

“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学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事实上统治世界者,就只是这些思想而已。许多实行家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当了某个已故经济学家之奴隶。狂人执政,自以为得天启示,实则其狂想之来,乃得自若干年以前的某个学人。我很确信,鹊美嬷屏Γ疵獗蝗斯挚浯螅翟谠恫蝗缢枷胫鸾デ质戳χ蟆U獾比徊皇窃诩纯蹋窃诰欢问奔湟院螅焕碛墒牵诰谜苎б约罢治哲学这方面,一个人到?5岁或30岁以后,很少再会接受新说,故公务员、政客、甚至鼓动家应用于当前时局之种种理论往往不是最近的。然而早些晚些,不论是好是坏,危险的倒不是既得权益,而是思想。”不知兆丰对此有何感受?

王评:顾只从字面上看到薛的观点似乎是一种“无为”的消极,实际上薛要说的却是,世道运行的逻辑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思想的力量之大,是每一个做学问的人都相信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学说有改造世界和世人的力量?薛兆丰不会“谦虚”地自贬,但他却清醒地看到这个所谓思想,必须是符合世道运行的本来逻辑的思想。经济学正是要揭示被各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所极力掩盖着的真实世界的真相。经济学的争议,争来争去,除了对一些思辩方法的争辩外,主要的就是对事实真相的争辩。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说:“我坚决反对过去那种根据脱离实际的分析和粗糙的调查而提出政策建议的倾向。”(见《真实世界的经济学》第10页)现在的情形不就是如此吗?有多少所谓的经济学家在并不了解现实的情况下,向政府提各种政策建议,不但无益于社会的进步,反而有促使社会倒退的作用。薛兆丰希望人们不要急功近利,争宠邀赏,而是扎扎实实地做一点真正的学问,这正是经济学界的警世良言。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1)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2)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3)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4)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5)

王治平:争议的争议的争议(6)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