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顾海兵:必须争议的《经济学的争议》(中)  

2006-07-17 14:50:22|  分类: 评说兆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必须争议的《经济学的争议》

——为青年学者薛兆丰尽快成为经济学大家建言

顾海兵

(顾海兵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他的电子邮箱是guhb2000@sina.com

 

11

薛著(P20——P21):“‘外贸收支结余表’分成上下两部分,表的上半部分叫‘经常账户’,它的左边记录‘卖给外国人的、且离开国境’的商品或货币,它的右边记录‘向外国人买来的、且进入国境’的商品或货币。表的下半部分叫做‘资本账户’,它的左边记录‘卖给外国人的、但不离开国境’的商品或货币,它的右边记录‘向外国人买来的、但不进入国境’的商品或货币。整张表于是分成了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四部分。

跟外国人做每一笔交易,就要在表上作两处记录。例如,中国人买了一辆美国汽车,并把它运进了中国国内,那么这种情况就应该在表的右上方记一笔;与此同时,由于我们把货币付给了美国人,而这笔钱仍然存在中国国内,所以就应该在表的左下方记一笔。右上方的一笔,跟左下方的一笔,数额是完全相等的。‘外贸收支结余表’的编制,就是这么简单。

莫名其妙的抱怨却由此而起。人们惊呼‘经常账户’(表的上半部分)出现了赤字!确实,‘经常账户’出现了赤字,因为进口(汽车)超出了出口。但值得大惊小怪吗?只要‘经常账户’出现赤字,那么‘资本账户’(表的下半部分)就必定出现盈余,因为‘外国人取得的、但仍留在中国’的资金必然增加了。

无论如何,整张‘外贸收支结余表’必定是左右平衡的。”

争议:①兆丰的统计知识需要补课。世界上从来没有哪个外贸收支结余表包括经常账户与资本账户,只有国际收支账户包括经常账户、资本与金融账户,另加上净误差与遗漏、储备资产变动。正好相反,外贸收支结余表仅仅是经常账户下面的一个组成部分。也许兆丰同志是笔误,把国际收支结余表写成外贸收支结余表。②兆丰同志对资本账户的解释令人不解。依据国家统计部门的规则,资本与金融账户主要反映的是国外对我与我对国外的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其他投资。兆丰的“左边记录卖给外国人、但不离国境的商品或货币”不知指的是什么?商品既已卖出为何不离开国境?是积压于港口?既已卖出就已经是出口创汇,为何不列入经常账户?何谓卖给外国人的货币?这里的货币是什么币种?③兆丰举例:中国买了一辆美国汽车并运回国内,则在右上方记录一笔,同时因为付钱给美国人,而这笔钱仍在中国国内,则在左下方记录一笔,数额完全相等,笔者假设:除此之外无任何进口,资本账户无任何业务发生,则兆丰此处的进口一辆汽车,实际上是:在经常账户进口的借方记录一笔表示商品购进,在储备资产外汇的贷方记录一笔表示外汇减少,这就是会计上的复式记账。有借比有贷,借贷必相等。兆丰的钱付给了美国人还仍然留在中国国内是什么意思?难道美国出口商又把这笔钱存在了中国的银行?④兆丰的“经常账户出现赤字、资本账户必出现盈余”更是令人不解。笔者只知道借方与贷方是平衡关系,从没听说经常账户与资本账户有什么平衡关系。兆丰如何解释中国近些年经常账户与资本账户的双盈余呢?

12

薛著(P22——P23):“要树立国际意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美国是全世界种族歧视问题解决得最好的国度,再没有哪个国家能让这么五颜六色的人成功杂居的了,但美国的种族歧视事件,依然频传不绝,更何况是其他国家?何况是封闭经年的中国呢?今天中国潜在的义和团员还是很多很多的。

人们甚至确信民族大义是超脱于理性范畴,不容讨论的。民族大义本身并不是坏事,但危险就在于,具体什么行为算是伤害了民族主义,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于是,每个人内心埋藏的这种既不容讨论、又含糊不清的情绪,就成了‘民族主义的特洛伊木马’。

也就是说,精明的企业家、政治家、记者、律师……甚至歌星,往往能根据情势,巧妙地唤醒公众内心埋藏的这种情绪,为他们自己的局部利益服务。如果这些人成功了,那么整个社会就要因‘民族产业’之名,承受大得多的代价。”

争议:①兆丰把民族主义比喻成特洛伊木马,是不是想说民族主义变成了反对国际化的挡箭牌?如果是,则此种比喻是南辕北辙;如果不是,则此种比喻表明兆丰对特洛伊木马的浅知。据1999年《辞海》对特洛伊木马的解释(3530):“古希腊传说,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访问希腊,诱走王后海伦。希腊人因此远征特洛伊,围攻九年不下。第十年,希腊将领奥德修斯献计,把一批精兵埋伏在一匹大木马腹内,放在城外,佯作退兵。特洛伊人以为敌兵已撤,把木马移到城内,夜间伏兵跳出,打开城门,于是希腊兵一涌而入,攻下特洛伊城。现常用来比喻在敌方营垒里埋下伏兵里应外合的行动。”显然,与兆丰的目的相反,如果民族主义真的成了特洛伊木马,那简直是太好了。②兆丰说美国是全世界种族歧视问题解决得最好的国度,此论尚需进一步考证,至少笔者可以指出:20世纪初、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其种族歧视是相当严重的,现在的美国也难以说表现优秀。笔者记得国务院曾经发布过美国的人权报告,其中材料不能证明兆丰的观点。③兆丰对中国义和团运动一直有偏见,始终是以轻蔑的口气谈义和团,我想,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会满意的,甚至不排除他们要求兆丰“谢罪”。④谈民族大义还有危险?民族大义需要什么明确的定义?民族大义怎么就成了含糊不清的情绪?这是什么因果关系?这里兆丰混淆了民族大义(民族主义)与民族偏见(民族至上)。恰恰是有民族大义的人最不会情绪用事。当然,笔者也深切感到,今日中国,已太缺少民族情绪了!与韩国相比,真是惭愧。⑤企业家、歌星等为自己的局部利益服务是太正常了,难道要他们为抽象的整体利益服务?难道中国的百姓失去了理性,情绪极易调动而出轨?说实话,中国的百姓是相当宽容的,甚至有点过于国际化了(如称外国人为外宾),而不是像兆丰认为的那样充斥民族偏见。也许反国际化的是历代的政府。

13

薛著(P25):“不要以为中国农民穷,所以中国搞农业的成本低。这是错误的。成本的概念可不是这样。成本是放弃了的价值最高的替代用途。一个种地的农民,如果他改行织布可以挣10元,那么他坚持种地的成本就是10元;如果他改行做工人可以挣100元,那么他坚持种地的成本就是100元;如果他改行盖高楼可以挣1000元,那么他坚持种地的成本就是1000元。我们说中国农业的成本高,意思是中国的农民和农地,如果改作别的用途,本来会得到更高的收入。农民就算一贫如洗,但只要存在更赚钱的机会,那么他坚持种地的成本就可以变得很高。”


争议:①兆丰此处所说成本实指机会成本,即做某事而舍弃做另一件事,从而失去的收益就是做某事的成本。机会成本更接近于代价一词。在中文里,甚至英文中,成本与机会成本是严格区分的,没有什么人为了简化而把机会成本说成是成本,因为这样做会引发很多麻烦。兆丰有意把机会成本说成是成本是不合适的(见John Black, Oxford Dictionary of Economics,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年12月影印出版)。②兆丰对农民种地的机会成本的估算或设想具有相当的乌托邦色彩,一个种地的农民改行做工可以挣100元,假设这里的100元是指每天,兆风是否考虑过改行本身需要技能与成本,改行也有风险(有技能不一定找到工作,有工作不一定稳定),改行要离家别口。农民并非阿斗,如果真的有那么好的选择,农民还会继续种地吗?城里就那么好淘金吗?其实,农民之所以仍在种地,这肯定是他的最优选择。兆丰真的不必忧虑。据笔者了解,中国农民之所以没有弃农,实际上就是因为并不存在兆丰所设计的高机会成本。笔者是主张非农化,现在的关键是需要政府消除歧视提高农民的机会成本。

14

薛著(P26):“经济学家张五常说得精彩:‘让别人有钱可赚的供应,是最可靠的供应。’有钱是不愁买不到粮食的。更何况,外国(例如美国)盛行用纳税人的钱补贴农业,以致农业产量过剩。廉价的农产品出口到中国,实际上就是美国纳税人补贴了中国人的饭碗。世界上没有倾销这回事,但若真有,‘被倾销’的国家岂不是发了横财?何乐而不为呢?”

争议:①世界上只要存在国家,就必然存在国家安全,包括国家政治安全、国家经济安全、国家文化安全等。在国家经济安全中,必然包括国家粮食安全、国家能源安全等。因此,在特别(战时等)情况下,有钱不见得能买到粮食。至少,过去、现在及可预见的将来,有钱也买不到美国的高技术(前不久,美国已勒令以色列停售我国军机。此类例子不胜枚举)。把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经济生命线系在别国身上,是非常危险的。兆丰同志太天真了。②兆丰同志无视现实与世贸组织规则,否认倾销,令人费解。而兆丰对倾销的理解是只看其一而不看其二。外国的商品用补贴方式低价销售到我国,一方面我国消费者确实得到实惠,但另一方面,我国的农业则可能被挤垮。如果农地无人耕种,农民技能退化,则到时倾销的农产品就拥有垄断价格,那时,美国人还需要补贴吗?兆丰同志看问题是不是应该长远一些、战略一些,不能仅从纯市场经济出发分析问题。世界上没有绝对百分百的市场经济,都是有国家介入的市场经济。

15

薛著(P148——P149):“对于整体经济,或者说目标及其复杂的系统,全局计划是不适用的。……社会有别于企业,更有别于个人。把社会比喻为个人、企业或战壕里的队伍,都是不恰当的。社会是由很多人、很多企业、很多组织构成的目标及其复杂的体系。有谁知道‘公众’需要什么吗?谁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公众需要多少钢铁、棉花、大米。这只能放手让个人和企业自负盈亏地去冒险尝试。”

争议:①兆丰同志认为只能有企业计划而不能有社会(国家)计划,是不符合事实的。中国有五年计划,日本有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宏观计划与微观计划都是必然存在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指导性的,一个是指令性的。不能因为搞市场经济就把计划一棍子打死。计划是中性的。而且越是复杂的系统,越需要计划。从一定意义上讲,各国的财政预算都是计划。经济主体越复杂,矛盾越多,越需要严格计划(预算)。②兆丰同志完全否认预测的存在,认为社会需要多少钢铁、棉花、大米是不可预知的,这是有违事实的,恰好是在这些实物指标上,预测特别是需求预测是相当准确的。预测质量低的主要是价值类指标,如GDP增速、汇率等。往往空间范围越大或越复杂,由于内部之间的互补而导致稳定,预测反而较为准确。如中国粮食供需预测质量往往高于省、市、县的预测质量。

16

薛著(P153):“工人选择失业,或房东宁愿空置房屋,都是明智之举,那是因为他们不能随时转换工作和赶走房客。他们以为自己不久便能找到满意的工作或房客,所以他们选择了继续搜寻和等待。经过一段时间,他们找不到了,于是认命。可是原来找得到的工作和房客已经无影无踪,他们便只好再搜寻、再等待、再屈服。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就业,没有立即把房子租出去,只是因为他们手头的信息不充分,无法做出必胜的选择。”

争议:①把工人失业与房东空置房屋并列是不合逻辑的。前者是无产者,后者是有产者;前者往往是被迫的,后者往往是主动的。前者的举动大多与是否明智无关,够得上明智的是极少数跳槽者,而跳槽者往往都不应归为失业;后者的举动是否为明智之举得实证判断,不可一概而论,有个别的也是被迫的,无所谓明智之举。②把失业及房东空置房屋只归结为信息不充分是片面的。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有充分的信息,即使有充分的信息也并不表明失业者会立即就业或能就业,还需要面试与试用。失业者没有立即就业本质上是供求之间的适应出了问题。

17

薛著(P156):“人们‘本来’并不想提前消费那么多实物,他们‘本来’是想增加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的,所以,鼓励强迫消费就是浪费;人们‘本来’不想休息那么长时间,他们‘本来’是想多干活以提高货币收入的,所以,鼓励或强迫他们休假和旅游就是浪费”。

争议:①鼓励消费与强迫消费不属于并列关系。强迫消费在某些情况下是浪费,比如能吃两个馒头但被强迫吃三个馒头,则第三个馒头是一种浪费。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如应该存两套衣服换洗,但被迫购存三套衣服换洗,则第三套衣服购用并不属于浪费,至于鼓励消费则与浪费无关。②休假与旅游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一种浪费,不管是自愿的或强迫的。少休息多干活也不一定就能提高货币收入,收入能否增加、增加多少确与工作时间有关,但时间并不是充分条件。

18

薛著(P157):“要想把某些年份的GDP弄得高一点或低一点,那是易如反掌的。

办法之一,是把隐性的收入显示出来:家庭妇女‘本来’在自己家里做家务,那是没有算入GDP里的,但是,如果鼓励女性外出工作,或者让家庭妇女给别的家庭做家务,那么GDP的数字就会增加;休闲的享受和在家里的娱乐,是没有算入GDP的,但如果迫使人们去旅游或到健身房里运动,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二,是把未来的收入提前显示出来:储户‘本来’愿意推迟消费,把钱存起来或投资到某些项目上,但如果政府用高利息举债,并把债款用来盖房子修公路,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三,是重复计算:一幢房子,落成时的估价,已经提前反映了它以后的全部收入。但按照GDP的计算方法,这所房子后来出售或出租得来的收入,也将计入该年的GDP中,所以这所房子的GDP是重复计算的。

这类令GDP结果发生变动的‘统计缺陷’和‘行政花招’多不胜数。”

争议:①妻子在家做家务不计入GDP是有道理的,因为GDP是统计市场性活动、产业性活动,所以妻子在家做家务不应计入GDP。同时如果像妻子做家务这样的活动计入GDP会引发一系列矛盾,比如,什么叫做家务,哪些家庭活动属于做家务。做饭是做家务,盛饭是否是做家务?削苹果皮是否做家务?因此,GDP不必考虑家务劳动,如果家务社会化,由雇来的人做家务,因为是一个产业自然应属于GDP范围。②盖房子、修公路属于建筑业,计入GDP是正常的。盖房子与修公路作为建设活动,与其资金来源是自筹资金还是贷款是没有关系的。③依据国民经济预算理论,固定资产折旧包括住宅折旧是计入GDP的,因为它们是生产的要素,有消耗就应提取折旧基金,以供其灭失后通过重新购置而使生产可持续。兆丰把落成时的住房价格与住房落成后提供的服务成本(折旧)说成是重复计算,是犯了一个错误,是提出了一个伪问题。一幢房子的价格(销售收入)计入GDP是从房地产开发角度观察,主要是建筑业的产出,而落成卖掉的住房到消费者手里,住房就是进入消费服务领域,是住房功能的发挥,可视同服务业的产出。显然这是两个不同阶段(不同年份),根本不存在GDP的重复计算问题。GDP的统计值并不如兆丰所说易如反掌。

19

薛著(P248):“人们现在谈论转让国有企业,总是这么想:计算当初这个企业投资了5个亿,折旧1个亿,所以非4个亿不卖。但资本价值原理是从来不咎既往、永远只看未来的,如果预期这个企业以后的盈利能力低,比如说总共是2个亿,那它就只能值2个亿,而与当初投入5个亿是毫无关系的。”

争议:①由资本价值永远只看未来并不能推出与当初的投资额毫无关系。资本的价值取决于其盈利能力这个没有异议,但盈利能力又取决于什么呢?显然,盈利能力不仅取决于市场需求,而且也取决于资产规模等供给性因素。固然,在没有市场需求时,不论初始投资多少,生产性资产是一堆无用物,生产只能是增加亏损。但是,在有市场需求时,则初始投资额大小会通过影响生产能力进而影响盈利能力。②兆丰此处还犯了一个技术性错误,把盈利能力等同于资本价格。兆风说,盈利2个亿就只值2个亿。显然是不对的。正确的资产价格公式是:资产(资本)价格是其盈利额除银行利息率。比如,某企业资产每年盈利500万元,银行利息率是5%,则其资产价格是1个亿。

20

薛著(P248):“资本价值原理的第二个隐含的意思是,‘内建缺陷’的情形是不存在的。既然商品的价格包含了它未来的全部价值,那么厂商就没有必要在未来分次出售他们的产品。如果他们能够生产耐用10年的扫帚,他们就不会生产10次只用一年的扫帚。

其原因有两个。第一,耐用10年的扫帚,它的价格必定包含了它未来10年的总价值,所以多次生产不耐用的扫帚没有必要。第二,生产更耐用的扫帚,能减少以后多次推销、议价、仓储等交易费用,花一次的交易费用,就可以占领10年的市场份额。可见,资本家阻碍技术进步的说法,在资本价值原理面前,是不攻自破的。”

争议:①“内建缺陷”一词有明显的翻译内伤,不合中文的信达雅要求。笔者没有看到英文原文,在此不妄加推断。希望兆丰重译此词。②“商品价格包含了它未来的全部价值”是什么意义?我花了2000元买了一台彩纾实缥蠢吹娜考壑稻褪?000元?我买彩电是为了使用价值,彩电的价格自然取决于供求关系。③现实生产是丰富多彩的,以扫帚为例,即可以生产耐用的,也可以生产不耐用的,不同的花色品种有不同的需求(客户)。有的人喜欢结实耐用、不求变,则购买可用10年的扫帚;有的人喜欢亮丽,喜新厌旧,则购买用了1年就可扔的扫帚。④“耐用10年的扫帚,它的价格必定包含了它未来10年的总价值”是何意义?如果把扫帚看作固定资产,则未来10年总价值是否指其折旧总额?如果把扫帚看作低值消费品(非投资品),则未来10年总价值是何意义?兆丰为了减少以后多次推销、议价、仓储的交易费用,只生产耐用的扫帚,是不是有点片面、有点矫枉过正?依此推理,我买一块手表最好耐用100年,100年中我只需要一次交易,如此,省了多少交易费用。显然这是不合现实的。现实社会是,有些时候需要减少交易次数、交易费用,有些时候又需要增加交易次数、交易费用。否则,流通(业)岂不要消失?讨价还价的乐趣岂不是丧失?即使是耐用10年的扫帚也可以进入市场作为二手货、三手货再流通。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交易次数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交易费用也像生产费用一样,不能简单地以多少来判断其是好还是不好,需要与时俱进。(中)

顾海兵:必须争议的《经济学的争议》(上)

顾海兵:必须争议的《经济学的争议》(下)

通讯地址       100872      中国人民大学    顾海兵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