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李子旸:薛兆丰冤枉了俄罗斯人  

2006-07-18 03:2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兆丰冤枉了俄罗斯人 

李子旸
2006年3月13日


薛兆丰写过一篇文章“交易有别于奴役”(《经济学的争议》,PP206-209),意思是说既然交易基于双方的自愿,那必定是促进了双方的福利。那些认为进行交易会导致一方奴役另一方的说法是毫无道理的,是不懂经济学基本知识的表现。

这一番道理自然是无可置疑的。不过,在文中,薛兆丰有这样一段话:

家喻户晓的俄罗斯歌曲《三套车》中,有一句“可恨那财主把它买了去”,我对这句歌词很不以为然:财主毕竟只是“买”,而不是“抢”,说明这是一笔你情我愿的交易……当然,俄罗斯民歌是没有必要符合经济学原理的。

这就冤枉俄罗斯人了。

三套车是一种在过去的俄罗斯很常见的马车,好像今日的长途汽车,是当时人们出行、通邮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这首著名的民歌的形式是乘客和年轻的马车夫的对话:

“小伙子,你心事重重为什么?”
乘客亲切地询问他说,
“什么样忧愁压在你心头,
是谁让你伤心,告诉我?”

据说,车夫是这样回答的:

“你看吧,这匹可怜的老马,它跟我走遍天涯,
可恨那财主要把它买了去,
今后苦难在等着它。”

中国人就把这歌词唱了几十年,被薛兆丰听了去,并且,在写文章时想了起来。

这是歌词的第三段,也是最重要的一段。

有人有了疑问。虽然这人不是经济学家,但提出的疑问倒很符合经济学家的思维方式:为什么老马被财主买了去就会有苦难呢?要说苦难,老马留在马车夫手里倒是有干不完的活儿。再说,一个马车夫,为了一匹老马,至于吗?对于马车夫来说,买马卖马不是常有的事吗?

不过,这人有一个优势,他懂俄语。这就好办了。

原来的俄罗斯民歌有六段,而不是中译的三段,其中第四段看来是中译的出处:

“唉,老爷,圣诞节期即将来临,
她再也不会属于我,
可恶的财主看中了她,
她不会有快乐的生活……”

俄语的人称代词有阳性、阴性、中性之分。这里的“她”是俄语的阴性代词。但是,马的阴性代词也是阴性。想来,这就是中译者误会的原因。

那么,是不是很容易发生误会呢?也不是。没有一个俄罗斯人会在这里把这个代词理解为老马。因为按照俄罗斯的风俗,圣诞节是相亲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某个“她”离开了“我”,那只能是失去了一位姑娘。假如圣诞节是买卖牲口的日子,这样的误会倒是有情可原。

另外,在民歌的其他段落,明明有“燃烧着爱情”这样的词句,怎么就不往那些方面去理解呢?再说,三套车在俄语中是一个固定词——也是阴性,怎么就会把这个“她”想成三匹马中的一匹马呢?还是老马。

心爱的姑娘被财主娶走,不管是不是自愿的,也不管是不是自由交易,小伙子都有理由伤心。俄罗斯人并不是不懂经济学,而是多愁善感。薛兆丰也是断断不会在这时说人家不懂经济学的。不懂经济学的是那个译者。作为一个译者,不懂经济学其实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对要翻译的外语一知半解。当然,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译者是不懂经济学的。不但不懂经济学,而且对人类美好的感情也缺乏足够的敏感度,脑子里有的可能只是揭露阶级敌人丑恶嘴脸的强烈愿望。

实际上,对这首歌词的误译,国内早就有人指出过,而且不止一次。奇怪的是,许多并不懂俄语的人不知依据什么居然反对这种纠正,其中居然还有所谓著名的歌唱家。看来是唱惯了口了,不愿意改。

我更愿意解释为:仇恨惯了,见不得人们的爱。


蓝英年:“听老歌”,《历史的喘息——蓝英年散文随笔选集》,中央编辑出版社,2005年。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