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永远从租的角度看垄断(上)  

2007-04-23 17:05:16|  分类: 垄断与竞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4月23日《经济观察报》“解读反垄断”专栏系列(之二)

  永远从租的角度看垄断(上)

  薛兆丰

  怎样去看,决定了看到什么。小说中的福尔摩斯经常能在案件现场,发现别人所忽略的蛛丝马迹,令他的伙伴华生医生赞叹不已;但福尔摩斯每次都不以为然地解释:“我不是运气好,而是已经推测到那些证据,才去把它们找出来。”

  在反垄断领域,以芝加哥大学“法与经济学”之父戴维德(A.Director)为首的一批经济学家,曾经干脆利落地拆穿了不少广为流传的反垄断谬误。例如,戴维德本人就拆穿了“通过捆绑可以延伸垄断力”的谬误,泰舍尔(L.G.Telser)拆穿了“零售商联守最低售价是限制竞争”的谬误,克莱恩(B.Klein)和阿尔钦(A.Alchian)等则拆穿了“纵向合并是为了实现垄断”的谬误。

  问题是,这群学者的洞见是靠灵机一触而获得的吗?应该不是。要知道,他们都是曾经成群结队、朝夕相处的师徒或伙伴。纯粹的幸运,不可能接二连三地落在同一群人头上。他们之所以取得这些洞见,很可能跟福尔摩斯一样,是从某些更一般的原理和前提出发,预测了问题的症结所在,然后才有的放矢地去寻找实证的。

  那么,究竟是哪些原理使得他们思如泉涌呢?我认为其中主要是“租(rent)”的概念。要说明的是,经济学中的“租”,是具有广泛意义、经长年锤炼而得的概念,而并非仅指“租用”和“租金”所代表的含义。据布坎南(J.Buchanan)回忆,在上世纪中叶,“租”是个热门的经济学话题。可惜它今天被漠视了,而在反垄断经济学中为甚。

  事实上,只要准确理解“租”的形成、归属、套现和争夺,就可以建立一套考察垄断的独特视角。同时,只要从上期提到的三大学派(奥地利、芝加哥和弗吉尼亚)来看垄断,也就必定是有意无意地从“租”的角度看垄断。这是说,要确切理解垄断,租的概念是关键。

  租,是由某种特殊经济资源带来的收入。这种资源既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其特点是:即使它在市场上炙手可热,其可用量也难以增加(或者说难以用别的资源顶替);而即使它在市场上无人问津,其可用量也难以减少(或者说难以转作别的用途)。

  例如,天赋带来的收入,就是租的一种,它通常被称作“李嘉图租(Ricar-dianrent)”。一种嗓音,一副身材,一张脸蛋,它们可能平庸无奇,路人不屑一顾;也可能倾国倾城,带来滚滚财源。不管怎样,其“可用量”不变,长成这样,就是这样。明星的巨额收入中,小部分应归功于他和其他人一样付出的努力,而大部分应归功于他独有的“李嘉图租”。

  来点变化。在纽约曼哈顿区的一幢普通楼房,不论出售或出租,由此带来的收入,大部分是其“经济租”。这幢房子之所以值那么多钱,并不在于它是一幢楼房,而是在于它地处曼哈顿。无论曼哈顿区的用房需求多高,该区的房屋面积大致不变。这个区域楼房所享有的“经济租”,则是由于当地生产力水平比别处高而造成的。

  举个更抽象的例子。包括英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其国王都曾经垄断过盐的专卖权。国王即使完全不接触盐的生产、转运和销售,也能靠“恩准”别人从事盐业来获得收益。这收益便是国王独享的“权力租”。它是一份特权,不多也不少,其价值取决于有多少人要吃盐,以及这份特权受到多大程度的维护。

  不管是“李嘉图租”、“经济租”、“权力租”,还是别的什么名堂的“租”,凡是享有“租”的个人或组织,都是某种程度的垄断者。这是对五花八门的垄断的一般化处理。只有这样处理,才能给垄断分析一个持平的起点。

  接下来的问题,是“租值”的形成。这是关于租的概念中,最重要、最难明白、即使明白了也最容易忘记的部分。租值的大小,是由最终产品的市价决定的;而最终产品的市价,则是由需求决定的。整个厘定价值量的链条,是以需求为因,价格为果;继而以价格为因,租值为果的。一切商品如是,任何场合如是。

  一场有姚明参加的体育比赛,节目转播中的广告费较高。一般人以为,这是因为姚明的出场费高,导致了节目转播权贵,从而导致了节目的广告费高。然而,从经济学的逻辑看,整个因果链条恰恰相反。是特别多的观众喜欢看姚明,才使得商家激烈争夺广告时段,才导致了电视台激烈争夺转播权,才导致了姚明的出场费比别人高。

  权威的《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辞典》中的“租”条目,由阿尔钦执笔。他说:“正因为(在纽约)这块土地从事生产能赚取更高价格,才使这块土地的租值被哄抬到这么高。那些(有本事在这块地方从事生产并赚取更高价格的)人通过高价取得土地后,却往往产生误会,以为他们之所以能够向其顾客索取高价,是由于他们支付了较高的地租。”

  还有人怀疑,问:“药厂花了巨额投资,研制出一种新药,那么新药的售价得定得高,才能收回投资,这不正是科研的租值决定了成品的售价吗?怎么会是相反?”回答是:新药报价再高,最终也得由病人的需求来确保成交。若缺乏需求,那么哪怕新药再有效,药厂都得破产。若投资不论高低,都能成功转嫁到新药的售价上,那药厂就永不亏本了。

  本期专栏文章是说:从“租”的角度理解垄断,将是卓有成效的;人们对各种最终产品的需求,导致了“租”的形成;享有“租”,就是享有某种程度的垄断力;而“租值”的大小,或者说“垄断力”的强弱,则由全人类共同的逐利行为,排山倒海地造就。正因为这样,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无法恣意厘定一种“租”或“垄断力”的大小,其所有者也不例外。

  (作者为青年学者,经济专栏作家,著有《经济学的争议》。现为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博士候选人,曾在梅森大学讲授“法与经济学”课程,正从事“公共选择”和“法与经济学”领域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