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析“体育经济”  

2008-07-21 12: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析“体育经济”

Posted on Wednesday, May 9, 2007 at 11:23 am

不要以为硬性“创造需求”和“创造就业”可以振兴经济。“体育经济”鼓励人们举办更多的体育赛事以发展经济,“假日经济”鼓励人们放长假和旅游以刺激经济增长,这就像“破窗理论”鼓励顽童打破更多窗户以刺激工业和就业一样。

析“体育经济”

薛兆丰
2001年7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

按:2001年7月13日,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许多人认为举办运动会对经济肯定大有益处。

很多相信“体育经济”的人说,举办大型体育活动,会带来无限商机。“商机”究竟有多大姑且不论,只要是从“商机”的角度来看问题,就已经是思想的进步了。

为什么?因为做任何事情都要付代价,大手大脚总是不太好。若家里锅碗瓢盆本来就一应俱全,那么想张罗一桌饭菜,并在食客支付的餐费里捞点油水,那很容易;但若家当简陋,一切都得重新购置,那么想靠一顿饭把投资成本赚回来,就比较难。所以“在商言商”的原则是可取的,那就是反复盘算:“要追加多少投入,才能额外增加多少收入?”

“破窗理论”的谬误

遗憾的是,现在许多人大谈特谈“体育经济”。他们中不少人是“破窗理论”的追随者。“破窗理论”是这么说的:一个顽童,打破了邻居的窗户,邻居就得更换新的窗户,于是带动了玻璃工人和木匠就业,而他们又进一步带动了更多原材料提供者就业,整个社会便得以欣欣向荣,所以,顽童打破窗户是有益于经济发展的,云云。

这套推理错得厉害,连目不识丁的大妈也知道它是错的。但错在哪里呢?它忘记了“世界上的资源总是稀缺的”。

是的,如果顽童不打破窗户,那么玻璃工人和木匠就会失业;但失业只是暂时的。记住:正因为资源总是稀缺的,所以工作总是充分的!暂时失业的玻璃工人和木匠,一旦调整了心态,改变了对自我的评价,他们就会马上接受新的工作,为社会提供“窗户”以外的商品和服务。

这样,社会上就不仅保留了“窗户”这种商品,而且还添加了其他的新商品。我们无法指出新商品具体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新商品一定会出现。相反,如果纵容顽童不断砸烂窗户,那么世界上的稀缺资源,就不得不用来生产本来并不需要的“窗户”,而其他原本会出现的商品就无法面市了。显然,顽童砸烂窗户是破坏,不是建设。

“破窗理论”错得这么离谱,却依然非常流行,这恐怕要归功于一知半解的经济学家。他们炮制的“鼓励消费理论”、“假日经济理论”、“拉动需求理论”,都是半个世纪前“破窗理论”的翻版。照他们的逻辑,只要铺张浪费,或者以逸待劳,每星期多放几天假,每年多搞几场体育赛事,经济就会反败为胜。

这些理论,为不恰当的经济政策鸣锣开道,导致了社会财富的严重浪费。我们断定那是社会财富的浪费,只是凭一点,即人们“本来”并不是那样选择的。人们“本来”并不想提前消费那么多实物,他们“本来”是想增加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的,所以,鼓励或强迫消费就是浪费;人们“本来”不想休息那么长时间,他们“本来”是想多干活以提高货币收入的,所以,鼓励或强迫他们休假和旅游就是浪费。

不要迷信GDP指标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还可以戳穿人们对“国民收入”指标的迷信。大家知道,“国民收入”是最终商品和服务的产出总量,而GDP则是衡量“国民收入”的一项常用指标。GDP持续增长,往往是好事。但人们所知不多的是,GDP并不全面,在现实中,存在着大量的“统计缺陷”和“行政花招”。所以,想要把某些年份的GDP弄得高一点或低一点,那是易如反掌的。

办法之一,是把隐性的收入显示出来:家庭妇女“本来”在自己家里做家务,那是没有算入GDP里的,但是,如果鼓励女性外出工作,或者让家庭妇女给别的家庭做家务,那么GDP的数字就会增加;休闲的享受和在家里的娱乐,是没有算入GDP的,但如果迫使人们去旅游或到健身房里运动,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二,是把未来的收入提前显示出来:储户“本来”愿意推迟消费,把钱存起来或投资到某些项目上,但如果政府用高利息举债,并把债款用来盖房子修公路,那么GDP就会增加。

办法之三,是重复计算:一幢房子,落成时的估价,已经提前反应了它以后的全部收入。但按照GDP的计算方法,这所房子后来出售或出租得来的收入,也将计入该年的GDP中,所以这所房子的GDP是重复计算的。

这类令GDP结果发生变动的“统计缺陷”和“行政花招”多不胜数。要提高某几年的GDP并不困难,只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问题是,代价往往要等很久才出现,而且,到代价出现时,就不容易看出它跟当初拔苗助长政策的内在联系。

假如经济政策扭曲了人们“本来”的选择,我们便说这是浪费——这是“粗略地对”(roughly right);相反,一些头衔很高级的专家,在有统计方法缺陷的数值上较真,估算出一国的GDP会因举办体育赛事增加零点几个百分点,那就是“精确地错”(precisely wrong)了。

我们不能肯定一件体育赛事在具体的商业运作上是否成功,因为那要在事后,经过细致的成本—收益分析才能知晓,但我们可以指出,那些认为只要举办一场体育赛事,就能带来无限商机,就能使一国的GDP增加多少个百分点的说法是靠不住的。

不要以为硬性“创造需求”和“创造就业”可以振兴经济。“体育经济”鼓励人们举办更多的体育赛事以发展经济,“假日经济”鼓励人们放长假和旅游以刺激经济增长,这就像“破窗理论”鼓励顽童打破更多窗户以刺激工业和就业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