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薛兆丰

 
 
 

日志

 
 

公营与私营的异同  

2011-05-16 09:27:39|  分类: “法律、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观察报》之"法律、管制与经济增长"专栏(15)

  公营与私营的异同

  薛兆丰
  2011年5月16日

  http://xuezhaofeng.com/

  本栏近期多篇文章,都涉及公营产品的提价问题,累计包括火车票、拥堵费、燃油费以及土地出让金等。网上的争议持续不断。其中突出的两个焦点,一是公营机构本身是否具有涨价的合法性,二是公营机构是否具有涨价所需的市场信息。要回答这两个问题,大家必须精准地理解公营与私营之间的异同。

  如前所述,只要一种商品具有"一人消费会妨碍他人消费"的特征,那么不论我们把这种特征称为"排他性"还是"竞争性",也不论供应商是公营的还是私营的,供应商在提供这种商品的过程中向消费者收费,就能同时起到两个作用:一是甄别需求较高的顾客,从而把有限的商品推到使用价值更高的用途上去,以减少社会成本;二是进行逼近的盈亏核算,从而为未来的同类投资提供依据。

  反对公营产品调整价格——尤其是指"提价",第一个理由,是"公益"顾名思义应该"低价"或"免费"。然而,这是循环论证。我们不能先将某种服务说成是公益,然后根据公益的含义,说它恰恰应该低价或免费。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谁来付费?"既然世上没有免费午餐,那么要么就是"税收支付",要么就是"用者自付",当然也常见双管齐下的。

  第一种方式,即"税收支付",适用于难以甄别用者的场合。国防和司法等公共服务,都是典型的例子。当外敌的飞弹打过来时,政府再逐家逐户商议国防收费,成本显然过高。警察在街上巡逻,对整个社区的潜在犯罪起着威慑作用,也难以认定谁的受益比谁更大。在这些场合,公共开支应该由一般化的税收来支付。

  然而,一旦甄别"消费者"的成本下降,那么"用者自付"原则就变得更加合理和可行,以致胜于一般化的税收。没有哪条铁路、哪间诊所、哪座体育馆,是造福全体人民的。它们只能造福特定的人。在这些场合,哪怕供应者是政府或公营企业,开支也应该尽量采用"用者自付"原则来摊派。

  由此可见,相对减少靠"税收支付"来资助的公共项目,相对增加靠"用者自付"来资助的公共项目,两者可能并不矛盾。简单地把前者理解为加税,是没有意识到这两种资助方式各自优劣的缘故。

  反对公营产品调整价格,第二个理由,是公营机构不知道"市场价格",所以它只能一成不变地保持原来的价格。这个理由不正确,但错得深刻,需要一点篇幅来澄清。

  欧美的思想史上,曾经有过两次关于"计划经济计算"的大争论,先是在1920年代的德语世界,后是1940年代的英语世界。文献汗牛充栋。但如果必须选一篇作为总结,那么当推海耶克(F. A. Hayek)在1945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上的"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The Use of Knowledge in Society)"一文。该杂志今年创刊100周年,选出20篇极品,这是其中之一。

  海耶克认为,人们对真正的经济学核心问题存在普遍误解。人们以为,经济学就是要解决如何使"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效用"的问题。只要把每个人的需求,都进行量化和集中,那么只要有足够好的数学家和足够快的计算机,中央计划者就能为生产和消费的每个环节提供精准的指南,从而消灭浪费、消灭剥削、并极大地增进人类的福利。

  海耶克指出,如果世界是一成不变的,或像星际运动一样周而复始,那经济问题确实可以通过全盘量化和集中计算来求得最优决策。数学家拉普拉斯(Laplace, Pierre-Simon)就曾经大胆地提出:"给我一个时间片段里所有原子的状态,我告诉你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每个时间片段的所有原子的状态。"

  然而,世界不是严格遵循因果律的;更重要的是,至少对人类有限的认知而言,世界是在变化之中的!经济学是为了应变而存在的学科。没有变化,就无需经济学。正因如此,海耶克断言:如何协调千万人之间的行为,如何利用分散在千万人头脑中的信息,才是真正的经济学核心问题。

  海耶克指出,要协调众人的行为,要利用分散的知识,信息的集中处理是不可能的,那是因为总有些信息是不可能预知的、或不可能言明的、或不可能量化的。缺了这种信息,大规模的计划经济计算就不可能成功;要解决问题,就必须通过市场,就必须由分立的个人并行处理他们独自拥有的信息,才能协调众人的行为和分散的信息。

  人们常常猜想:"经济学能不能像预测地震、季节、潮汐那样,预测未来的利率、物价、汇率的变化?"许多人一厢情愿地相信"能"。他们争辩说,经过刻苦的求索,人类终能找到价格变化的规律,从而准确地预测未来价格的走势。

  然而,哲学家波普尔(Sir Karl Popper)和经济学家费雪(Irving Fisher)等人,逻辑井然地推断,价格的变化是不可能预测的。这是因为,尽管事物的变化是有规律可循的,但新信息的内容和披露时间,顾名思义是不可预知的。如果可预知,那就不叫新的信息。也就是说,只要有些信息是明天才披露而今天还没有披露,而这些信息对价格的变化是有影响的,那么价格的变化就是不可预测的。

  近期我最喜欢用的例子,是汪丁丁老师告诉我的。苹果公司在iPad 2的发布会前,坊间流传其灵魂人物乔布斯(Steve Jobs)健康欠佳的消息。发布会上,乔布斯健步登场。消息以毫秒为单位迅速向全球散播,苹果公司的股票应声上涨约3美元。但经过几个小时的消化,苹果公司股价掉头向下,当天的收市只是净升了0.17美元。

  这是说,世界确实是有规律的,那就是"领导健康,企业增收"。谁都认识、接受和运用这个规律。问题是,"乔布斯健康情况"这一信息的披露,是不为人所预知的。这信息披露过程的不确定,导致了苹果股票走势的不确定。人们以为乔布斯健康不佳,苹果股价低迷;人们见到乔布斯出场,苹果股价暴涨;人们看清了乔布斯的举手投足,苹果股票再跌。

  究竟是谁在争分夺秒寻觅乔布斯的新闻,穷所有医学知识来分析他的健康走势?是那些对赌的投资者——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攫取正确知识、用投资行为来表达他们的不同观点、并默默接受"盈利"的褒奖和"亏损"的谴责。这就是追逐私利的分立的个人,如何在市场中寻找、利用、消化知识,并形成协调的漂亮原型。

  言归正传,公营机构能否知道价格调整的方向和幅度?能和不能。能,因为公营和私营企业都平等地处于信息不确定的境地,他们都一样得通过寻找、利用和消化信息来指导决策;不能,因为公营企业的代理人,不像私营企业的代理人那么孜孜不倦地去追求信息。如果要用极细腻的笔锋来刻画公营和私营的异同,那就在这里。

  当我们见到公营机构进行价格调整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无条件地反对,而应该细问那是不是由于"用者自付"原则在取代"税收支付"原则?是不是由于公营机构在模仿私营机构的应变速度?如果答案是"是",那么政府的效率很可能是在提高而不是下降。这是说,尽管私营在许多场合胜于公营,但我们也不应反对公营从低效向高效作出改进。

  相关阅读:

  论堵

  土地不能同时卖两次

  短缺商品应该如何分配

  评论这张
 
阅读(638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